Breaking News
recent

找大師加持魯爾區 扭轉德國人認知還有得等

魯爾區是個大區域,不是單一城市,以致隨意聊起她,容易挖掘出各種魯爾區的耆老典故,以及有別於國際上宣揚老舊工業區浴火重生的永續發展成績那般過於美好的包裝形象。所有個人描述與觀察,都是主觀個案,而我在德國採訪與觀察比較對象,也不過是整合15年前就先參訪魯爾區以來的關注心得累積與近年住德真實體驗。觀察地區發展都帶有我個人詮釋角度,現在關注主題不是專業工作,也非論文研究,不過是對自己曾認真過的課題,經歷過這麼多年的二手與一手資料歸納出來的階段句點,就當是對自己負責的功課吧。

住德期間,只要有機會與設籍魯爾區或任何本國外國人深談,因為必須交換職業或現況與興趣,幾乎不免都會問及對魯爾區的看法。這算認知心理學上的什麼效應嗎? 每當特別注意某議題,就會發現隨處都與這議題有關。

住在北威州的波昂,離魯爾區的埃森一個半鐘頭路程,不近也不算遠。稍微留意,處處都有與魯爾區交集的人事物。屈指算了算,即便是在小熊軟糖Harribo公司的球場打羽球,也會遇到家在埃森的德國人;飛到希臘克里特島落腳的民宿,主人家庭竟然是埃森人,上一代移民到希臘;在聖誕夜的牧師家聚會,張耳就聽到移民到魯爾區烏培托爾(Wuppertal),二十年前夜不閉戶、路不拾遺的生活故事;與朋友喝咖啡,隨意就聽對方爆料其友嫁去魯爾區杜伊斯堡(Duisburg),卻發現傳言荒漠地帶並不確實確實的差異經驗;參觀科隆藝術博覽會,更是每遇負責行銷魯爾區文化藝術事務的專門公司與當地人。

先說我遇過沒去過魯爾區的德國人或住德外籍人士,大都是標準回應: 

「什麼?魯爾區?我完全不會想到去逛魯爾區!」

最標準的回答補充:
在德國還有慕尼黑的黑森林、漢堡的紅燈區還沒逛過,還有鄰近國家景點,我怎會想去魯爾區!

這樣回答,正常不過。好比在台灣,若問朋友:你放假時你會想去逛麥寮六輕、嘉義大林、高雄林園嗎?

答案,很清楚。
只是,也聽到德國友人有新體會。

德國人對魯爾區的既定印象,大多停留在過去曾經遭受高度工業汙染、經濟與社會發展較為落後的刻板印象。魯爾區外來移民比例非常高,某個程度也使得表面上必須尊重各種族,高度自律德國人看到魯爾區目前的發展略有距離感。可是,也聽過有人搬到杜易斯堡(Duisburg ,魯爾區城市之一)住了一段時間後,發現:「其實,魯爾區還蠻適合居住的!」

曾經以這有如美國底特律市宣布倒閉為比較案例,有人意外發現市政府破產倒閉後的底特律,反而出現了便宜又品質好的居住環境!真巧,2015年的魯爾區藝術三年展(Ruhrtriennale),倒是真的有個主題企劃案拿美國底特律城對比作文章。在全球化資訊交流零距離、零時差的時代,魯爾區的創意發展模式,被中國北京與上海用更大規模基地模仿並試圖超越;各國的嘗試脫貧、再發展的文創與產業刺激方案,也可能用各種方式傳入德國魯爾區,變成振興地方經濟的靈感參考。

要說德國魯爾區有多大再發展成就,尚難定論,至少,十分佩服德國政府與人民三十年來將魯爾區的工業遺產當成正面資產,而非全面抹除工業地景記憶的態度。也因為德國法制下的規範,魯爾區不會淪為開發中與以開發國家用素地炒房的商機。應該這麼說,在德國還是有過各方人馬炒作房地產的記錄,知名首推東德解體後的首都柏林攀升的房價,但是大部分德國城市並沒有太多炒作房地產機會。

魯爾區在州政府的文化與旅遊資源長期挹注下,努力整合特色資產,用博物館與(公共)藝術手段,串聯不同城市地點的特色發展。


找大師!

找建築大師加持不是新招式,這年代也是研擬地方發展構想時常用方法之一。魯爾區主要旅遊資訊入口點-埃森的礦業關稅同盟(Zollverein-Essen),已有英國爵士級國寶諾曼佛斯特建築事務所改造礦區工廠變成文化園區(包括紅點博物館)作品,後來又陸續用競圖選出妹島和世(Sejima Kazuyo)與庫哈斯等大師幫忙動刀加持。

找外來和尚唸經不是亞洲人專利,德國人也好這味。這樣說好像不禮貌!?只是要說,振興地方發展的戰略方向,各地都還在摸索嘗試,各顯神通!約略是古根漢博物館在全球據點的推波助瀾,欣賞博物館的建築物本身,似乎逆轉取代部分美術館與博物館的館藏內容物,如西班牙畢爾包古根漢博物館,還有義大利羅馬的現代美術館等。魯爾區境內仍有許多德國公司總部與工廠,還有知名的波鴻大學等重要工程類大學,魯爾區的文創與旅遊產業,最近還努力搭著北威州政府北上柏林促銷。促銷推廣旅遊不奇怪,不用太貶抑,也不用太神話魯爾區發展。魯爾區這個大區域與其他區域一樣需要各種新養份發展新經濟。

回想我採訪與接觸的方法有先天限制,除非在魯爾區長期街訪,只要在魯爾區以外任何地區遇到的德國人與外國人,當然就是出外就業、出差、學習或旅遊,不然,怎能有機會遇到魯爾人。不論魯爾區努力朝向文化產業或強化可持續的新經濟發展,要短時間內要扭轉德國人眼中既定的魯爾區印象,看來,還有得等。


參考網址:https://www.zollverein.de/


【參考新聞】
妹島新作 為德礦區添藝術
20060811聯合報【記者陳宛茜/台北報導】

備受建築界矚目的德國礦業同盟工業文化園區(Zeche Zollverein),日前再添一件國際建築作品。由日本前衛建築師妹島和世(SANAA - Kazuyo Sejima + Ryue Nishizawa)設計的礦業同盟設計管理學院(Zollverein School of management and design),七月底正式落成,也為即將開幕的「邁進2006(Entry 2006)」國際建築設計展暖身。

礦業同盟工業文化園區位於德國西部魯爾區的埃森市,曾是歐洲最大的採礦區與德國的工業命脈,以包浩斯建築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指定為世界文化遺產,從廢棄工業區搖身一變為藝術文化特區。1996年,英國建築大師諾曼福斯特將此地的燃燒爐改為「紅點設計博物館」;之後更透過國際競圖找來庫哈斯(Rem Koolhaas)、妹島和世等當紅建築師,為此地設計美術館與學院。

八月底舉辦的「邁進2006」,邀請超過20個國家的300個參展團隊,在展中呈現關於未來、生活、設計、建築以及城市空間的美學議題。台灣建築師呂理煌率領的台南藝大建築繁殖場團隊也受邀。將工業遺址改為文化特區是新興的世界建築議題,包括北京798、上海蘇州河畔與台中舊酒廠都面臨同樣挑戰,礦業同盟的動向因此備受重視。

妹島和世被認為是繼安藤忠雄之後,最受歐洲重視的日本建築師,礦業同盟設計管理學院是她在歐洲的第一件作品。

已進駐「邁進2006」展場的呂理煌表示,妹島這件作品雖以象徵「現代主義」的方盒為造形,卻依舊具有妹島獨特的自我風格。淺灰色的清水混凝土牆面配上跳動的134塊大面積玻璃,讓建築呈現出巍然的氣勢之外,同時存在輕盈的感受。此一絕妙的策略選擇,使妹島的建築在全區深色系的工業建築空間中截然跳脫而出,成為視覺上明快的焦點。

這134塊大面積玻璃窗戶,不僅讓建築在外觀上產生出韻律性的輕快感,更進一步連結內部空間與外部環境。從建築內部觀看這些玻璃窗,就像速寫風景畫的框架一般,將窗外風景巧妙框成美麗的水彩畫。

呂理煌表示,妹島設計的這些窗戶,不僅呼應自然採光與視覺的需求,更巧妙地將地圖上魯爾區的煤礦廠區分布隱入其中,隱喻該地的空間歷史。透過妹島的巧心設計,魯爾地區的空間歷史得以由重工產業場域,轉型為文化與創意產業的空間。
Brother Chung

Brother Chung

張貼留言
Blogger 技術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