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工具箱不能毀壞專業倫理

Category: ARTICLE
/Posted by:
現代專業分工細,專業工具箱有其能力範圍限制,專業倫理不是交換商業利益的範圍,卻是鞏固專業分工的最後基礎堡壘。說白話點就是不懂不要裝懂,不會不要裝會,必要時要轉介同行或跨行協助,專業服務的目的除了營利,更必須遵守自己這一行的專門職業道德,池子因為壞份子玷污了,對自己與所有人都沒好處呀。 聽過醫學分工太細的諷刺對話這麼說: 門診病人 : 醫生大人!我這裡痛,那裏也痛...,怎麼辦? 內科醫師 : 讓我幫你檢查... (聽診器靠上...) 外科醫師 : 開刀 ! 馬上開刀割掉(患處/器官)就一勞永逸 ! 復健醫師 : 每週都來我這報到,只要長期矯正復健就可以了。 家醫科醫師 : 有問題就來找診斷,再幫你轉診就可以了。 資淺中醫師 : 有沒有驗血報告與超音波與X光片?  先去前台用脈象儀... 資深中醫師:手伸出來(把脈),舌頭伸出來(看舌胎),嗯......

高跟鞋教堂的人潮與文化對決

Category: ARTICLE
/Posted by:
嘉義布袋港區的高跟鞋教堂以石破天驚的造型設計噱頭,在猴年春節前引發正反兩派爭議。關鍵不脫是否有符合在地文化背景?是否符合永續發展?景觀是否突兀?在地經濟是否需要用如此直接方式刺激觀光旅遊? 我先說自己的立場,不願意為形而上的文化美學與永不永續的定義批評此案。與其批評,我更期待在當前亂世的價值與專業不受尊重的現實環境下,即使是形式操作與地方發展等都算是高度專業,我在不清楚所有參與人員的初衷與想法之前,實在沒資格評論,只能約略分享從過去類似爭議中得到的經驗啟示。 以參考新聞中的記者採訪高跟鞋業主,透露出有趣觀察重點: 業主(風景區管理處)反問建築師:這樣設計,遊客會來嗎? 建築師受法律保障,簽證獲利豐,可是民眾把焦點擺在建物造型時,建築師更大任務是負責整合所有相關材料、機電設備、環保、構造、結構等系統。位於嘉義布袋港區的高跟鞋教堂爭議,也點出建築師是否有能力用建築設計手段作為土地開發企劃與行銷經營策略? 這不會有正反兩種答案,存乎一心吧。大多建築師只是執行單純的專業技術服務,建設公司等大業主說什麼,除了大腕建築師,其餘多只能默默照單點頭,偶爾要說點建議突顯還是有專業。可是要求建築師幫忙作市場調查、目標客層分析、經營策略與財務機制,這就只能依賴業主佛心來的,自求多福。多數設計案成敗都必根據設計師與業主與關鍵利益相關者的互動良莠,除非遇到天才型、橫空出世的建築師或業主,主導走向互利共生的康莊大道,不然,所有的案例大都是相互學習的過程。 學習?我付錢給你,竟然是給你學習? 業主若聽到這心底的真話,也是考驗修養。 而這高跟鞋教堂的業主風管處,比較不一樣地是踩踏了建築專業界不能說的許多祕密,也打了教授專家與開口閉口談台灣文化的媒體與網路意見一巴掌。 「顧客導向,不是學者導向!」 風管處用灰姑娘的水晶玻璃鞋與烏腳病這麼明白傳達寓意,外界可以說不倫不類或沒有地方文化脈絡,也可以說創意十足。這案例不正是反映所有偏鄉地區面對經濟與環境、文化發展時共同的困擾?要麵包或面子?要噱頭或饅頭?你理解的文化是不是我的文化?你的文化可以當飯吃嗎?嘉義布袋地區會因為高跟鞋多了鄰近攤販商機,可能很難因為高跟鞋而翻轉養蚵或農漁產業結構,風景管理處也不過是公部門裡主管觀光的小主管機關,真的要扭轉經濟,要管觀光的機關跨門戶擔起重任,如同要建築師提出市場與開發分析,有點沈重。看透了衙門與市場現實,我倒比較持正面態度觀看這高跟鞋教堂案例,若業主真有心,自然會有改善的後續方案。 我深深以為網路酸民批評愈多,反而更增加各方探訪意願。 啥麼?那東西真的很難吃嗎? 我們改天買來吃看看! 專家學者的話是給需要聽、想要聽的人聽的! 愈多美學魔人與專家學者扛出高深理論分析,只是用另一種方式幫高跟鞋教堂打廣告。 兩者不衝突,不用太緊張因為此案而拉低民眾的美學素養。或許應該說:認真的業主最美! 我沒參與這案,只是間接讀了網路新聞報導,當初就直接聯想到上世紀美國建築批評家范裘利(Robert Venturi)當年引發的誇張造型建築物的後現代理論爭議,鴨子造型也可以是建築設計?其實,沒聽過范裘利的理論宣言也可理解高跟鞋教堂的用意。 這個沒了價值與標準的亂世,與其等待專家學者助陣,不如先來個群眾募「資」! 資訊的資,論述的資。 等待更多精采的論述幫忙支持高跟鞋教堂與反對的說法,然後,可預見的是: 論述前,必須先走一趟,看看這難得兩極評價的奇葩地點,至少,猴年春節假期有了新景點。 回應高跟鞋教堂爭議 ...

胖達人不胖 只是被吃胖了

Category: ARTICLE
/Posted by:
【胖達人】偽天然麵包事件沸沸揚揚轟動擔心沒新聞可炒的媒體,胖達人事件不見得有水果日報的屍體加裸體、醜聞與緋聞的綜合體,至少已經具備名人、名人家族、名店醜聞與食品信任危機,看似麵包店,還扯出金融資本市場的借殼上市、內線交易、行銷操作暗盤的風風雨雨。 胖達人沒賣有毒食品,當然,要說人工添加物是慢性中毒也可以,只是更大問題是詐欺。賣麵包的聲稱是天然原料,卻用人工香精,很難怪消費者鼻子不靈,嘴巴不挑,可是胖達人被揭發詐欺行為,改以打折促銷還是瞬間賣光產品,這可真是打臉很多人。聲稱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的故事太多,多到幾乎所有行業都隨處是案例。 聯想到聲稱環保XX、綠建築、綠色工廠,聲稱很綠、很環保,卻只是偽綠、假環保。 違法嗎? 當然不! 該譴責嗎?還是要譴責!  【胖達人】變稱販賣不是對人體有毒的食品,不應無限上綱?  當前各行業充斥各種胖達人,導致曾經有過相互信任的價值崩解。產品或房子或工廠冠上綠色之名,管它的,有人願意買單就好,又不違法。若有漂綠(green wash),也會有漂胖、漂天然!只是天然/人工,有機/無機這些界線還算清楚,要分清楚環不環保?綠不綠? 那可是會吵翻天。 這是行銷搞過頭,也包含集體縱容!各行各業早有類似在模糊地帶夾帶(間接與變相)詐欺的習慣與事件,只是呢,若一個小攤販聲稱所賣青菜是有機卻扯謊,也許不會招來這麼多抨擊,胖達人最為社會各界不齒的應該是故意賣高價位又太招搖打廣告,也有貧民老百姓悻悻然說吃的人活該,貪吃標榜高檔不實的貴麵包而自討毒吃,嘻嘻。這樣說法,只能私底下偷偷聊,藏在心底,不敢公開說。 至於那些標榜綠色與環保的企業企劃廣告與行銷策略,最好也趕緊惦惦、捏緊一下、找尋一下自己的良心,以免哪天當上新聞主角。 其實,還想到台灣某家連鎖高價麵包店XX先生,以前誤認是德國來的,買過一段時間,愈吃愈覺怪,太軟太甜太油,也許沒人工添加物,但想想還是吃饅頭就好,也就不再光顧了。 突發奇想,若胖達人麵包店以後出現【無香精區】麵包,賣更貴,出現這招也不會怪! 哈~...

新型租車商業模式「隨地租車」drive now

Category: ARTICLE, GREEN CONSUMPTION, NEWS, News_Europe歐洲新聞
/Posted by:
自從法國里昂推動公共單車計畫後,傳播到巴黎而聞名全球,繼續延燒到其他各國首都與大城,現在大多工業先進國家首都都有類似服務。綠色運輸關鍵是提供交通、移動這種社會功能的出租服務,而非強調販賣交通載具的自身燃油效率與機能革新。...

[德國蹦綠日記]世界杯足球冠軍戰之夜WM2014

Category: Bonn Green Diary
/Posted by:
德國蹦綠日記 世界杯足球冠軍戰之夜 WM2014 覺得迷惘──在 Bonn Zentrum 2014/7/12 天冷又雨,澆不熄熱情。 波昂酒吧一條街,聚集觀看世界盃足球冠軍戰的爆滿人潮。 來自足球不興盛之地,這晚的德國城市聚集來自各國學生或各種居留身份的真球迷與假球迷,我為了在這片土地上沾染些熱鬧氣氛,冷觀戶外木桌附近面繪黑紅黃三色國旗,手揮舞大旗,展現難得瘋狂熱情的德國小孩,卻嘆氣聲勝過興奮呼聲。 聽說被當成幸運女神的梅克爾阿嬤這次又抵達巴西觀戰德國隊出戰,不知是梅克爾阿嬤幸運還是德國實力強?至少她老人家每親臨球場看球,當晚德國必勝,席間有人說 : 「若德國奪冠,或許梅阿嬤會當場宣布德國隔日全國放假一天!?」 這時,有人回應: 「這樣突然宣布放假,不符德國人嚴謹按規矩做事文化! 」 哈哈,是啊、是啊! 德國人做事真沒彈性,這點玩笑都沒人質疑可見一般,德國人看來太笨,有誰哪個國家隊願意等十年磨一劍? 哪個國家地區經得起堅持長期持續的十年計畫的變化?...

德國魯爾區文化活動觀察記

Category: ARTICLE, GREEN DESIGN
/Posted by:
自20世紀末首訪德國魯爾區(Das Ruhrgebiet),命運吧,隔年負責工業局專案,再度考察魯爾區,連兩年造訪萬里外相同地點不覺奇怪,命運捉弄或神奇,時隔十多年竟直接搬到德國,住家還與魯爾區同屬北威州(NRW),這回不多分享還真說不過去。 習慣看國際媒體、國際組織、學院派人士吹捧魯爾區再發展經驗偉大而進步,市面上不缺正面表述的個案報導文!德國政府長期關愛對魯爾區是事實,老話一句,很多東西可以敬佩,很多東西不能複製與模仿,至於如何從中找到學習素材?各顯神通了! 這回,我只想平淡說說身為魯爾區鄰居的在地觀察體驗,聊聊平常德國人眼中的魯爾區生活樣貌。城市生活樣貌不只在白天,少了黑夜,城市活動地圖就少了一半。印象中會安排在夜晚的活動,跨年倒數活動算舉辦到最晚吧,魯爾區夜晚活動與德國其他城市一樣,少的可憐。(柏林例外!柏林非德國,柏林是柏林!)等等就來分享參加表定活動時間從下午到隔日清晨七點的年度文化節慶Extra Schicht。 我愛說玩笑話:在德國辦活動最大好處是:競爭者少!宣傳容易! 說玩笑,卻也是不爭事實。除非有國外超級樂團巡迴演出,平時週一至五的德國城市夜晚大多平淡,好友與家人在餐館小聚,就是很普通家庭生活步調,主要公開活動幾乎都集中在週末假日。德國人的工作與生活情境是這樣的:週五的時鐘顯示剛過了午餐時間,德國人的心情與行動就自動調轉至放假模式!---週五午後陽光太美,必須去萊茵河邊走走散心,理由正當!週五午後得接小孩下學,理由正當!週五午後準備打包出遊,理由正當!週五午後要在家工作,都說會繼續工作了,毫無問題!老闆答不答應准假是一回事,光聽這些外人狐疑的理由,可都是名正言順提前下班享受大自然的正當藉口。 德國週末假日活動最強競爭對手是美好的大自然環境吸引力! 德國各地方政府在旅遊景點與主要公開場所,幾乎都有提供該年度的每月熱門活動日期表!這完全符合德國人行事風格,太有計畫,經評估得以表列的官方與民間活動必須在一年前定案供參考,官方認可活動訊息外,仍有其他後續私人單位舉辦的活動各尋管道宣傳。看似在德國各地週末假日舉辦活動競爭對手少,其實應該這樣說,表定人工企劃活動外,德國人更喜歡自我安排在戶外體驗自然界變化之美。 不像熱濕氣候國家地區在戶外活動是人體大"烤驗",四季分明的德國,順從大自然韻律過生活是基本福利,大自然給的最好禮物、最美好的活動享受!即使魯爾區有大量政府財政與行政資源長期支撐活動企劃,這類活動真有獨門吸引力與優勢? 而魯爾區年度文化節慶大戲,首推「工業之夜」,原標題是「Extra Schicht」!太難找到適當翻譯,暫且說成工業之夜吧。除了看過杜易斯堡景觀公園那展現舊工廠區煙囪七彩夜景宣傳照,夜晚魯爾區有何不同?還真考倒我。(註:觀察魯爾區夜晚心得,另參夜宿杜易斯堡景觀公園心得文)要說該活動企畫內容之豐富多元、令人眼花,絕不為過!各類大小型音樂、戲劇、文化展演活動不集中在單一場所地點,而是廣佈魯爾區各個大大小小城市的活動節點,彼此用德國最傲人的大眾交通網串連成活動網。 以台灣或亞洲開發中國家看慣假日爆滿景點人潮習慣來看,德國魯爾區最知名大城埃森舉辦活動人潮並不驚人,在德國,除了一級景點如柏林、科隆的跨年夜勉強可與台北信義區或上海外灘誇張如地毯般人潮相比,其餘活動還真不能只用單點參觀人次評估績效。魯爾區年度大戲人潮,可能連桃園鄉下或義民廟作醮人潮都比不上,人潮比較接近華山文創園區小型演唱會的散場人潮,出席族群也多是老、中生代文青與小清新學生族群的聚會。 往正面想,這是完全不同的活動企劃思考邏輯,德國行政菁英所受的通識教育,的確是比較希望能關注魯爾區內各城市文化節點執行人才長期培育,注意喔,是長期!不隨執政權轉換有所異動,更希望能長期以活動企劃執行機會,培訓在地組織同步成長茁壯。 這樣的資源投入概念是否正確?也會有不同看法,如魯爾區外藝文界人士可能就認為魯爾區真的是特區,外部無法分一杯文化預算與生意羹的特區。若解釋為魯爾區先天就立基工業製造,沒有全國知名的藝術學院,偏偏德國頂尖的杜賽道夫美術學院不在魯爾區,又離魯爾區近,這麼一來,在藝術學院老大旁邊找尋新文化藝術定位的學院,對魯爾區要轉型為新經濟與新文化,此行任務艱鉅。 魯爾區是個有五百萬人分布在四千多平方公里面積,分布在大小城市的區域,包括波鴻(Bochum)、杜易斯堡(Duisburg)、埃森(Essen)、蓋爾森基興(Gelsenkirchen)、多特蒙德(Dortmund),及波特洛普(Bottrop)、哈根(Hagen)、哈姆(Hamm)、黑爾納(Herne)、米爾海姆(Mülheim)、奧伯豪森(Oberhausen)、雷克林豪森縣(die Kreise Recklinghausen)、烏那縣(Unna)、韋塞爾(Wesel、恩內珀-魯爾縣(Ennepe-Ruhr-Kreis)等。涵蓋範圍比台灣的桃竹苗加起來還大,約等於台中加上台南,或是整個南投或花蓮的大小。所以,若要舉辦這麼大區域的文化節慶,很難只關照單一城市,而是廣佈活動企劃地點,盡量澤被全區。 比起在單一地點燒掉大把煙火錢,分散式活動網絡或許沒驚人經濟效益,卻有社會意義這是正面思考類似工業之夜的活動企劃邏輯,往反方向想,現代德國魯爾區經濟還沒翻身,而外來弱勢族群與難民不斷移入,成為德國外來移民最多的區域之一,日爾曼人更多不認為過去冒黑煙的煤鐵工業區有何值得專門拜訪、旅遊吸引力。 雖然北威州政府算是連續砸了二十多年預算,希望用文化建設改造魯爾區,用綠化改變環境。種樹綠化最容易執行,效果最顯著,魯爾區大城,也是主要旅遊資訊入口的埃森(Essen)綠覆率已登上全德國第一名,然而,要用文化建設、文創產業創造高產值,這可就難上加難了。 如埃森的關稅同盟(Zollverein)被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指定的世界文化遺產,園區內長期連續投入大量經費,其中知名的紅點博物館更是被亞洲人捧為聖堂,至少,長期缺席的台灣設計科技、企業單位在發現這神主牌後,從2005年後,台灣部分設計院校還傾盡全力規劃以拿牌為唯一目標的課程,為得就是拿下所謂世界幾大設計獎,當然也包括這紅點設計獎。 德國人有包浩斯的重量級歷史脈絡與現代工業製造實力,要說德國人在魯爾區再生的大計劃中,在埃森關稅同盟基地擺入紅點設計博物館,辦設計獎,名正言順。對很多人來說,紅點設計獎是有現代公信力的德國人辦的,歷史悠不悠久或內容不很重要,如同有人愛看細部,有人愛看全部;有人看近處,有人看遠處。 我們得練習看遠也看近,表面上看德國人辦活動,學的是辦活動的邏輯與價值觀 記得一九九零年代第一次看到Rizolli出版的柏林住宅設計國際競圖作品集,建築人通病就是只看圖不讀字。不過,在資訊匱乏年代,也不能全怪建築系師生,那時的我只看到該建築競圖案,渾然不知背景故事。直到後來有了網路,發現那競圖案不過是德國整個魯爾區在至少十年以上的區域發展計畫下的眾多企劃案中的一個點!同樣道理,紅點設計博物館,不過是整體關稅同盟再發展規劃中的一個螺絲釘,你要說是重要引擎也好。我們習慣看樹不看林,想不到德國人連企劃魯爾區年度文化節慶構想,也是捨種植單一樹木,用森林戰術,這讓習慣看定點煙火表演的我,光是選擇如何在一天內安趕場兩三個城市而昏花了眼睛。 魯爾區長年持續不斷有政府財政支持文化展演,這點有時也讓區外的藝術家與文創業者吃味(註:採訪藝術家的心得)。不屬魯爾區的藝術家一方面視魯爾區為藝術資源壟斷特區,嫉妒也好,還帶有另一絲的瞧不起意味。畢竟在北威州最知名的藝術據點是全德國都算最頂尖的杜賽道夫藝術學院(註:奈良美智也曾在杜城念書過)!至於現代藝術最前衛陣地,非柏林莫屬。同屬北威州的科隆,媒體業 聞名,即使魯爾區的埃森有間私立的美術學院,怎麼排比平面、多媒體、前衛等藝術學院,都沒有魯爾區的份!這也可以想像埃森的美術學院在多年前找了日本建築大師妹島和世在世界文化遺產的舊建築群中設計新教室,多少也有加持與提昇形象之味。 整個魯爾區的文化建設之路漫長,我曾與長期承接魯爾區活動企劃與行銷的公司聊過這些觀察,那女建築師兼教授創辦的公司員工私下跟我說:要他找出一個較有文化氣息的魯爾區城市,對他來說:還真難! 那位帥氣員工看著魯爾區地圖,對著一個個相鄰城市說出他一針見血的評論:多特蒙(Dortmund),完全沒文化活動氣息的地方,可能對足球作為地方發展主題更有興趣。Gelsenkirsen與埃森(Essen)等地的文創中小企業與個體戶雖然變多,但就此論定魯爾區再生成功,還不盡然! 左上兩件是活動免費贈品,包括魯爾區關稅同盟入口意象的Haribo紀念軟糖!可撕下當貼紙的魯爾區意象明信片。 — 在 Zeche Zollverein 。 黑盒是在工業之夜的藝術品自動販賣機投入五歐元,先選類別(平面、雕塑、複合裝置..等),隨機掉出的藝術驚喜(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