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講]聯合國、歐盟與亞洲合作推動生態工業園區經驗談

Category: ECO-INDUSTRIAL PARKS, INDUSTRIAL SYMBIOSIS
/Posted by:
 主題:聯合國、歐盟與亞洲合作推動生態工業園區經驗談  主 講 人:王安德 (Andreas W. Koenig)  與 談 人:鍾國輝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顧問)  座談會時間:2006/6/24 (六) 19:00-20:40 座談會地點:葡萄藤書屋(臺北市信義路三段147巷36弄22號)(地圖)  主辦單位: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協辦單位:綠色陣線協會、花蓮縣政府環保局 參與單位:看守台灣、環保聯盟花蓮分會、水保局第六工程所等單位。 聯絡方式:台灣環境資訊協會楊小姐(02-23024510) 相關網站:「生態化產業發展」部落格(http://www.eco-industrial.net )與「環境資訊電子報」(http://e-info.org.tw ) 1990年代初興起借鏡自然生態系食物網與共生,期透過產業副產品(廢棄物)交換網等「產業共生(industrial symbiosis)」、「仿生(biomimicry)」理念,在減少廢棄物與能源耗損之際亦同時使公私部門之利益相關者獲益的「產業生態學(industrial ecology)」,成為產業與環境永續發展之新策略方向。這觀念在1995年由美國總統永續發展委員會(PCSD)正式納入政策而成立國家級「生態化產業發展(eco-industrial development;簡稱EID)或「生態工業園區(eco-industrial park;簡稱EIP)」計畫。而當北美、歐盟與聯合國等組織推動EID之際,在全球中國經濟熱潮下亦逼使全球焦點轉向亞洲:中共甚至正式將生態工業園區視為高新區開發後的最新一代工業區代名詞,聯合國環境規劃署(UNEP)並早已發表相關官方報告。至此,EID/EIP無疑已成為當今解決產業經濟開發與環保矛盾之最火紅路線。 安卓•科尼希先生因為長期透過聯合國UNEP、UNDP與德國政府等單位資源協助亞洲先進與開發中國家推動生態工業園區的經驗極為豐富,不像歐美專家只是高論歐洲經驗,實乃不可多得可以從聯合國、歐盟與亞洲合作經驗之兼具全球視野與亞洲地方行動觀點的最佳詮釋代表。 台灣近來類似「環保科技園區/循環型永續城鄉建設計畫」甚至景觀向度的大型計畫多涉及跨產業、跨區域、跨部門整合特質,但在此生產、生活、生態的三生口號嘎響年代,產業生態概念與永續城鄉潛藏議題在亞洲國家實有其地方特殊性。此次應台灣環境資訊協會顧問鍾國輝先生之邀,在亞洲行程中順道參訪台灣,對國內近來各種標榜永續發展的環保、產業、經濟、城鄉、建築、景觀與社區等身處全球化的經濟、環境與社會衝突挑戰領域的台灣朋友們,相信將有難得的收穫。 具有德國柏林科技大學(TU Berlin)工程學士(diploma)及環境規劃與環境管理碩士。在德國技術合作署(German Technical Cooperation Agency,簡稱GTZ,具領導地位的國際開發組織)擔任十多年資深顧問。多年來在亞洲、北非、中東、加勒比海等地分別擔任開發中國家的技術整合顧問,負責資源管理與產業為基礎之各種專案,也在歐洲、北美與聯合國體系的環保與工業機構等公私部門擔任環保與環境資源復育等環保技術移轉工作。 現為法蘭克福附近以推動「生態化產業發展(eco-industrial development)」為目標的生態工業公司(Ecoindustry Co.)獨立顧問。  現為IndigoDevelopment(加州一家藉推動生態化產業發展的領導機構)資深合夥人:正協助Indigo Development與韓國國家清潔生產中心(Korean National Cleaner Production Center,簡稱KNCPC)在韓國的五工業區包括最大工業區推動「韓國生態工業園區計畫(Korean Eco-Industrial Park Program)。 現為歐盟與中國在北京合作成立的計畫辦公室(The EU-China Environmental Management Cooperation Programme (EMCP)的生態工業園區專家。 曾任德國政府與泰國工業局(IEAT)合作的生態化產業發展計畫(EIDP)資深顧問。 曾任中國上海化學工業區(SCIP)、中國泰達(TEDA)生態工業園區、與泰國Map Ta Phut工業區的生態化產業發展計畫的政府與產業界資深顧問。亦曾在印度、印尼與菲律賓等地協助生態工業園區計畫。 近年企劃整合兩個重要生態化產業發展(EID)國際會議及多個國際工作坊,也是聯合國發展署(UNDP)設在馬尼拉的「生態工業園區亞洲網絡(Eco-Industrial Estate Asia Network,簡稱EIEAsia)」專案負責人。 現職為社團法人台灣環境資訊協會顧問、台大建築與城鄉研究所博士班、明新休閒事業與管理系兼任講師。 研究專長為科學園區與地區發展、產業生態學(industrial ecology)、生態化產業發展/生態工業園區、環保科技園區/循環型社會等主題。 2001年參與美國康乃爾大學環境研究中心「工作與環境計畫下的生態化產業發展計畫」(Eco-Industrial Development Program...

生態工業園區專家訪台

Category: ECO-INDUSTRIAL PARKS, INDUSTRIAL SYMBIOSIS
/Posted by:
德國生態工業園區專家訪台預告 Andreas W. Koenig (王安德) 德國柏林科技大學(TU Berlin)工程學士(diploma) 德國柏林科技大學(TU Berlin)環境規劃與環境管理碩士 全球尤其是德國與聯合國系統在亞洲等地區協助推動生態工業園區/生態化產業發展的重要資深推手與顧問。Andreas對亞洲文化與環境一直有濃厚興趣,這次幸運在其台灣友人邀請下,在日韓行程中抽空拜訪台灣。希望能與國內推動環保科技園區或關心生態工業園區(EIP)/生態化產業發展(EID)的朋友們分享歐洲與亞洲的合作經驗。 預計訪台五天(2006/6/21-2006/6/24) (詳細行程另公佈) 6/24(六)晚上於台灣大學或紫藤廬舉辦公開座談(時間地點另公佈) 訪問行程相關資訊請聯絡鍾國輝(Bruce K. Chung)先生  /     王安德(Andreas W. Koenig)的現職與主要經歷: 1. 德國法蘭克福附近以推動「生態化產業發展(eco-industrial development)」為目標的生態工業公司(Ecoindustry Co.)獨立顧問。 2. Indigo Development(一家位於加州、藉由推展生態化產業發展的領導機構)的資深合夥人(senior associate)。 3. 在德國技術合作署(German Technical Cooperation Agency,簡稱GTZ,領導地位的國際開發組織)擔任十多年資深顧問與田野工作。負責資源管理與產業為基礎的各種專案,專案範圍涵蓋亞洲、北非、中東、加勒比海等地區。尤其開發中國家在技術合作方面的整合顧問。也在歐洲、北美與聯合國系統的環保與工業機構等公私部門擔任環保與環境資源復育等環保技術轉移工作。 4. 目前協助Indigo Development與韓國國家清潔生產中心(Korean National Cleaner Production Center,簡稱KNCPC)在韓國的五個工業區包括最大工業區推動「韓國生態工業園區計畫(Korean...

「環保科技園區」有問題或「生態工業園區」理想有疏漏?

Category: ARTICLE, ECO-INDUSTRIAL PARKS, INDUSTRIAL SYMBIOSIS
/Posted by:
「環保科技園區」有問題或「生態工業園區」理想有疏漏? 作者:鍾國輝 (台灣環境資訊會顧問)  (原文出處 http://e-info.org.tw/node/7335) 生態工業園區(EIP,Eco-Industrial Park)的概念,在理論上強調向自然生態系統學習,將產業系統也當作是有食物網般生態關係的產業生態系。常用的說法叫做「產業共生」。這概念最常被提到的執行方式,在於透過「副產品交換網」的方式,將工廠生產的廢棄物視為可以在系統內或系統之間再利用的資源物,由於通常這種交換的關係,必須基於工廠之間的合約或協定,適度調整製程的規範設計或是經理人看待廢棄物的態度,所以,這種概念在根本上幾乎否定了傳統的事業主或是一般民眾看待所謂(事業)「廢棄物」的既定觀念,強調沒有廢棄物這東西,只有如何去設計物質或能量循環流動以減少廢棄物外溢的理想。 但是,這種應用產業生態學在工業區的執行面,為何許多國家,尤其是亞洲一些地區的生態工業園區,均不敢真正挑戰顛覆生產製程,對工廠生產製程之間重新找尋產業得以共生的關係,也就是從根本減少廢棄物外溢的可能?我們目前更常看到的現象是,許多號稱生態工業園區或是台灣目前推動的環保科技園區,大多只是做到「景觀綠化」的層次,就對外宣稱是生態工業園區!這種將「自然生態」的概念誤解為「產業生態」的認知與現象,發生在許多國家,尤其在亞洲、中國、與台灣等地。我們不禁要問:這些現象的背後,到底是生態工業園區執行面的問題,或是生態工業園區本身的理論假說概念有嚴重缺陷?或者這些只是邁向生態工業園區理想的過渡階段? 回答上述疑問之前,必須先釐清「生態工業園區」的概念,理論上絕對不等同於「工業區」,但是,讓我們看看在台灣實際執行此概念的政策上,卻始終讓市民大眾有種錯覺:好像不論政府用的是「生態工業園區」或「環保科技園區」或其他任何光鮮亮麗的名稱進行綠色行銷與招商,骨子裡好像還是高污染的工業區?或是集結環保處理技術較好一點的廠商的聚集區?較了解台灣工業區的複雜管理與行政系統的人,也許會用較明確與坦然的概念看待這現象,就像是雲林與台南的「科技工業園區」,它們比起傳統的經濟部編訂工業區多了一些技術門檻,而現階段的「環保科技園區」,只不過是招商的產業別與技術門檻不一樣的工業區。事實上,「環保科技園區」真的如同上述說法,只是披著「環保科技」糖衣,本質上卻只是號召廢棄物處裡廠商集合在單一專區的「工業區」嗎? 依據官方資料顯示,廠商進駐環保科技園區的門檻,必須符合包括「清潔生產技術」、「再生資源資源化」、「資源循環再利用」、「再生能源產品」、「環保技術設備」及「關鍵零組件」等六大產業的範圍。此外,每一個園區可視其區域特性引進與該地區相融合的產業,經主辦機關與環保署審查通過就可以對外招商。弔詭的是目前的環保科技園區另外有一個平行的「循環型永續生態城鄉建設計畫」,理論上這同等份量的平行計畫,應該肩負建構綠色生產與城鄉發展之間的物質流、能量流、甚至資訊與知識流動循環,以使生產活動的污染外溢程度最小的任務,而這樣有點顛覆傳統城鄉規劃對於土地使用基本概念的想法似乎太過於前進,中央的執行上無法清楚指出如何做的當下,地方政府很難大膽突破遊戲規則,提出真正符合地方特質的循環型社會、循環型永續生態城鄉建設的創新提案。 若要真的反問到底是理論概念有問題或是執行有問題?嚴格來說,各有不同的問題:首先,從理論的根源來看,生態工業園區的概念擷取生態系食物網的靈感,配合北歐國家如丹麥卡倫堡的範例,讓歐美國家找到可以發展理論模型依據的經驗值。歐美國家也紛紛在亞洲國家找尋合作對象以實驗這概念的可能性,但根據筆者連續兩年在國際會議上討論經驗,包括去年在泰國舉行的亞洲生態工業園區會議,看到亞洲各國有類似狀況,到了今年夏天在北歐地區包括芬蘭與瑞典兩國的永續發展研究年會與國際產業生態學會議,更使我不得不警覺到一股危機,這危機來自歐美提論與亞洲經驗之間的執行落差,似乎不只是個案,而是通盤的生態工業園區模式的應用危機。所謂的危機,在歐美地區本身,存在一股過度強調市場機制的倡議路線,這路線本有歐美對於公民社會基本認知的價值文化背景,但是就以199年之後,全球推動生態園區的龍頭老大之一,也就是美國本身在執行EIP所遇到的發展阻力,並未如理論假設一般的順利,加上在學術界領導組織-國際產業生態學會(ISIE,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Industrial Ecology)未刻意主導,但是因為最早投入此領域的專家學者們,很明顯偏重在自然學科領域的情況下,傾向針對個別物質元素的代謝論、或是物質流與能量流系統的最佳化的研究與應用,至於人文社會面的研究與討論,雖有極少部分學者倡議不可偏廢對於此方面的注意力,但截至目前為止,仍難以撼動全球對於生態工業園區的知識學習版圖與實際行動的方向,亦即全球目前過度強調生態工業園區的物質資源化技術、環保技術、或是藉相關環境系統分析以模擬工業區的環境管理等方法,還是多少暗藏技術決定論的價值傾向。 另一種危機,屬於亞洲國家的危機,是在上述歐美主導的國際環境政治基礎上,大規模且直接地接受西方理論與應用模式,或許用「模式殖民」的強烈用語有爭議,但某程度上來說,卻能夠突顯此現象的嚴重性。尤其是在全球聚焦的中國地區,從聯合國與環境相關組織如聯合國環境規劃署(UNEP)、聯合國發展署(UNDP)等單位,再到歐盟或掌控全球與區域金融秩序的組織如世界銀行、亞洲開發銀行等單位,均直接或間接透過學術界與專業界在中國展開大規模的實驗專案。有極少部分的中國學者隱約指出這種現象可能造成另一種形式的制度依賴(path independency)與被環保技術鎖定(lock-in)的現象。這種危機,也同樣出現在其他大量接受歐美學者專家指導的東南亞國家。而亞洲國家之中的異數-「日本」,不僅歐美國家不清楚他們的做法,連亞洲鄰國也都難以與日本建立完全的合作與學習關係。日本發展各種理想,習慣不依賴歐美資源,全部自己來。生態鎮(Eco-Town)就是同樣概念下,集結生態工業園區、都市更新再發展、科學城、生態城等的綜合造鎮計畫。而台灣的環保科技園區,因為我們有著與日本長期的民間與特殊文化關係,更為特別之處在於先後既吸取北歐模式,後來主要借鏡日本的經驗,當我們發問到底環保科技園區執行或是理論有問題時,困擾的地方變成:這理論到底是學習自理想的生態工業園區模式?或是日本的生態鎮?目前我只能說,若要嚴格批判台灣的作法,我們是既沒有學到北歐模式的關鍵,也沒有日本經驗的遠景與魄力;但是因為執行時間能短,若要在這階段時期站在正面角度評論,或許可以說:這就是台灣正在發展與各國不一樣的特殊模式吧。 【後記】 礙於篇幅,無法細數許多對於產業生態學(industrial ecology)與生態工業園區(EIP)理論的批評觀點。通常這種新興領域,在理論與應用兩方面各有疏漏缺失是可以理解的情況,至於這些問題背後還有哪些重要爭論與看法,你又有何回饋意見,暫且先賣個關子,因為接下來,台灣環境資訊協會8月19日在台大校友會館有一場座談,屆時可以更暢快地話談這些問題。更多詳情 【延伸閱讀網站】  生態化產業發展(Eco-Industrial Development)部落格  亞洲生態工業區網絡組織(Eco-Industrial Estate Asia;EIEAsia)  國際產業生態學學會(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Industrial...

【China】中國鋼鐵生態工業園區開建

Category: ECO-INDUSTRIAL PARKS
/Posted by:
中國鋼鐵生態工業園區開建 2004-11-30 【大公網訊】《包鋼生態工業園區建設規劃》30日通過國家環保局評審,標志著中國第一個鋼鐵行業的國家級生態工業園區開始依規劃建設。 據新華社呼和浩特11月30日電,包鋼集團公司董事長林東魯說,包鋼生態工業園區是包鋼發展的需要。自2002年以來,隨著發展速度的加快,包鋼面臨的資源、能源競爭的壓力逐步加大,資源和能源利用效率的提高成為企業必須面對的課題。生態工業園區建設是包鋼提高核心競爭力、實現可持續發展的現實選擇。 包鋼是內蒙古自治區工業的旗幟,今年前10個月累計產鋼447萬噸,實現銷售收入169億元,年末可望成為內蒙古首家銷售收入超過200億元的企業。 為實現包鋼生態工業園區建設目標,規劃提出6大類、共計22項重點工程項目,總投資37億元,主要用於優化鋼鐵流程、清潔稀土群落、集成利用能源等。根據設計,包鋼生態工業園區最重要的產業鏈有4條:礦石-鐵精礦-燒結礦-鐵-鋼-機械加工業,礦石-鐵精礦-燒結礦-鐵渣-鋼渣-建築材料產業鏈,礦石-稀土精礦-稀土功能材料-稀土應用材料,以及煤炭-焦炭-煤氣-電力產業鏈。林東魯說,生態工業園區建設是長期的任務,到2010年,基本完成國家鋼鐵生態工業園區的構架,到2020年,建成國家級鋼鐵生態工業園區。 最近幾年,包頭市在保持續經濟持續快速發展的同時,環境質量持續好轉,逐步實現發展與環保的雙贏。包頭市市長蘇青說,全市二級良好以上的空氣質量天數,由2001年的45天,提高到2003年的105天,今年截至10月末已經達到157天,全年預計可達180天左右。包鋼生態工業園區建設是包頭市發展循環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將有力推動包頭市提升新型工業化的水平。 國家環保總局科技標準司副司長羅毅說,包鋼生態工業園區的建設對於中國鋼鐵行業的可持續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註:【大公網訊】或【大公專訊】為本網即時新聞,非引自《大公報》,敬請留意。 資料來源:...

【China】包鋼生態工業園區建設新聞

Category: ECO-INDUSTRIAL PARKS
/Posted by:
新華網呼和浩特11月30日電(記者劉軍) 《包鋼生態工業園區建設規劃》30日透過環保總局評審,這標誌著我國第一個鋼鐵行業的國家級生態工業園區開始依規劃建設。 包鋼集團公司董事長林東魯說,包鋼生態工業園區是包鋼發展的需要。自2002年以來,隨著發展速度的加快,包鋼面臨的資源、能源競爭的壓力逐步加大,資源和能源利用效率的提高成為企業必須面對的課題。生態工業園區建設是包鋼提高核心競爭力、實現可持續發展的現實選擇。 包鋼是內蒙古自治區工業的“長子”,今年前10個月累計產鋼447萬噸,實現銷售收入169億元,年末可望成為內蒙古首家銷售收入超過200億元的企業。 為實現包鋼生態工業園區建設目標,規劃提出6大類、共計22項重點工程項目,總投資37億元,主要用於優化鋼鐵流程、清潔稀土群落、集成利用能源等。根據設計,包鋼生態工業園區最重要的產業鏈有4條:一是礦石-鐵精礦-燒結礦-鐵-鋼-機械加工業,二是礦石-鐵精礦-燒結礦-鐵渣-鋼渣-建築材料產業鏈,三是礦石-稀土精礦-稀土功能材料-稀土應用材料,四是煤炭-焦炭-煤氣-電力產業鏈。林東魯說,生態工業園區建設是長期的任務,到2010年,基本完成國家鋼鐵生態工業園區的構架,到2020年,建成國家級鋼鐵生態工業園區。 最近幾年,包頭市在保持經濟持續快速發展的同時,環境質量持續好轉,逐步實現發展與環保的雙贏。包頭市市長蘇青說,全市二級良好以上的空氣質量天數,由2001年的45天,提高到2003年的105天,今年截至10月末已經達到157天,全年預計可達180天左右。包鋼生態工業園區建設是包頭市發展迴圈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將有力推動包頭市提升新型工業化的水準。 環保總局科技標準司副司長羅毅說,包鋼生態工業園區的建設對於我國鋼鐵行業的可持續發展具有重要意義。(完)...

甚麼是「錨定廠商」?

Category: ECO-INDUSTRIAL PARKS
/Posted by:
常有剛接觸這領域的讀者問: 什麼是錨定廠商? 藉機說明「錨定廠商(anchor tenant)」概念,關於什麼樣的廠商可稱之為「錨定廠商」?這是很多剛開始研究產業生態系、生態工業園、產業共生的朋友常容易困擾的問題。 從概念的來源來看,錨定廠商這名詞是生態工業園區(Eco-Industrial Park)/產業共生概念興起之後,相信可以通過人為方式促成生態工業園區的發展,借用過去大家較為熟悉的商業地產開發模式,裡頭提出過(執行概念)的母雞帶小雞,大廠商帶動周圍小公司、小攤販的供應鍊生態的假設。例如:很多繁榮商圈都會入駐一家最大型的、最重要的、最關鍵的、最能帶動周圍相關小商店等零售經濟一起發展的百貨公司或購物中心或特殊商店,這樣的關鍵廠商就稱為「錨定廠商」。 而錨定廠商在生態產業園或產業共生模式中,主要就是擔任關鍵的核心角色,可能是某某石化工廠、電廠、生物制藥廠、建築商、或廢棄物清理與處理廠、甚至是個政府單位或可起關鍵催化產業共生(能源、水資源、副產品再利用等)作用的任何單位。 沒有人反駁產業生態學家在二十世紀末時借用這假說以協助產業共生的理論與實務研究,有了這比較概念的想像空間,的確很能夠幫助人們在實務上認識生態工業園區的執行重點。借著錨定廠商概念,我們也可在實務上認識先建立主力旗艦角色,有助於奠定(錨定)產業生態(供應)鏈。 若真的要界定「錨定廠商」的條件,除了可以參考鐘國輝(Bruce K. Chung)最早期的論文,當時提過這借用地產開發與經營有關旗艦廠商的定義之外,另建議也可參考生態學的生態系理論,對於生物多樣性(biodiversity)與關鍵物種(Keystone...

【China】大陸國家生態工業示範園區今在廣東南海奠基

Category: ECO-INDUSTRIAL PARKS, NEWS, News_Asia亞洲新聞
/Posted by:
大陸國家生態工業示範園區今在廣東南海奠基 2003/3/30(中央社台北三十日電) 中國大陸國家生態工業示範園區暨華南環保科技產業園﹐今天在廣東省南海丹灶鎮授牌奠基,未來將分批建立資源再生園、零排放園和虛擬生態園﹐實現園區、企業和產品三個層次的生態管理。    中新社報導,園區規劃總面積達三十五平方公里﹐首期至二○○五年開發面積二點六三平方公里﹐滾動投資三十億元人民幣﹐實現工業產值五十億元;到二○一○年開發完畢﹐屆時滾動投資五十億元﹐宣稱可以實現工業產值一百億元。 【延伸參考】 南海生態工業示範園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