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離婚招式過不過時?巧妙自在人心

假離婚招式過不過時? 巧妙自在人心
2009/12/21 bruce

這陣子因為國民黨主席馬英九猶豫是否支持有官司在身的花蓮地方霸主而鬧得滿城風雨,因為恐龍司法界幾十年不作為而暫逃一劫的傅崑萁搶先出招,想出與現任老婆離婚的政治戲碼,若被收押,懸缺的縣長寶座打算立即由預先指定的副縣長也就是他的太座遞補。

花蓮王的司馬昭之心眾人皆知,只是多數民眾與年輕輩可能還不知道,這招的始祖,可追溯到前新竹市長施姓忠。那年新竹市升格省轄市,在戒嚴時期首次由無黨籍候選人打敗國民黨而取得第一屆新竹省轄市執政權的施性忠。

綽號政治頑童,施性忠被國民黨完全執政時期的司法單位以公款新台幣仟元存入公庫,有圖利貪污之嫌而羅織入獄。施市長執政時期彷彿是一部小蝦米對抗黨國大鯊魚的歷史,絕對會在爾後青史重新闡釋後討論其民主意涵。在全台灣都由國民黨掌控的戒嚴時代,施性忠憑著彰化鹿港籍貫的外地空降人士,一舉打敗國民黨提名人選,在黨國壟斷地方政治的生態下,很難有具體的基礎與硬體建設,但是,當時的新竹市民更在乎也激賞的是,施性忠屢出意想不到的怪奇招是,以正義之拳打破既得利益。如當時新竹火車站前被省議員霸佔多年的違建若非被施性忠下令拆除,市民可能根本不知道火車站前有巨型違建,在民智未開與資訊完全封閉的年代,法律專業出身的施性忠每次出手,都是現成的法治機會教育素材。

或許有人也會聯想到陳水扁擔任台北市長時期的打特權,後來民眾可能才了解,陳水扁只是一面打特權一面疏通金脈的兩面手法,而施性忠可以在當年浮上檯面,一方面是個人絕佳的個人領袖魅力,也反映出新竹地區在開發台灣的文化歷史地位薰陶下,加上黨外勢力長期默默澆灌成果。不知從何時開始,新竹天公壇前廣場被視為重要民主集會聖地,黨外大老如張德銘等本尊站台時,唯有親臨現場才能體會真正名嘴前輩群聚,在公辦與私辦政見發表會上痛罵黨國體制的痛快淋漓威力與氣氛。

台大法律還真是台灣政壇的堡壘與包袱,為何陳水扁與當今所有玩弄法律的政客令人不齒,同樣台大法律第一名畢業的施性忠與國民黨對抗,卻博得所有人民喝采與支持,至今懷念不已?最大差異,不過是:


「鑽法律漏洞的險招,是否是基於公共利益?」

「對抗不公平的政治環境使出不得已最後一搏是否只為一己私利?」

施性忠在國民黨長期執政的新竹市突圍成功,最後獨身難擋黑牢,在國民黨國司法體系不斷找縫隙抓施入牢前夕,感覺有點像是馬拉度納在退出球員生涯之後被各界打壓的窘境,施性忠在政治生涯最後階段(應該不會復出了吧!建議養生寫回憶錄,對後代更有貢獻)用剃髮並身披袈裟自稱「無法法師」作最後一搏!現在會認為是作秀,沒錯,是作秀,但必須抓住媒體眼球,當他確定被判貪污罪服刑,國民黨派省府委員陳癸淼暫代市長,施性忠立即辭職以使市長職位出缺,造成市長補選,這時,就使出假離婚招式,入贅妻家冠妻姓,藉此保留新竹市戶籍,繼續參加補選並再度當選!此招放眼地方自治史,前無古人,恐怕後面也難有來者。

傅崑萁是否由此得到靈感依樣畫葫蘆?這點不得而知。搬出老故事與現代新聞對比,只是提醒同樣的政治操作,要看清楚當時所處的政治經濟與社會背景。傅崑萁長期掌握的政治資源與待遇,完全不能跟施性忠時代面對的政治社會環境相比,不明究理的人還以為傅崑萁用的招式是高招。

可惜,當年一黨專政年代,施性忠的元配與親戚在代夫出征投入政壇後,未能延續並發揚當初無黨籍的自由派精神,也因為當今政黨政治被藍綠兩黨壟斷,玩出更爛的關說與協商招式,如此更加令人懷念無黨籍人士對抗國民黨國時代的正氣故事。

不對,現在也有無黨聯盟,只是,那不過是為了應付立院提案必須由黨團提案的內規而不得不組的合縱聯盟,人民新希望應寄放在哪?第三制衡勢力在哪?我想,大概只剩人民與人民團體自己的監督與行動力量。若民眾連假離婚手段都看不清楚是為了甚麼目的,也不用高談什麼政黨政治與民主與法制,這些都可擺在一邊歇息了。

Share Post :

More Pos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