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個轉型B型企業的媒體 衛報承諾2030零碳排

Category: EID, GREEN DESIGN, NEWS, News_Europe
/Posted by:
2019/10/21 聯合報 梁玉芳 英國衛報近日宣布將轉型成B型企業(B Corporation),這將是第一個成為B型企業的新聞媒體,並承諾衛報集團在2030年將達到「零碳排放」。 英國衛報近日宣布將轉型成B型企業(B Corporation),並承諾衛報集團在2030年將達到「零碳排放」。圖/Pexels 衛報集團10月16日宣布,邁向B型企業轉型之路,意味它將成為第一個得到B型企業國際認證的新聞機構。台灣活水社企創投創辦人陳一強指出,媒體的存在原就是為了共創社會價值,產生正向影響力,所有媒體都應該是B型企業:對環境好、對社會好、對員工好。 B型企業的定義是企業的利潤及成長都是為了更大的社會共好,並對自身員工、社群及環境都有正向影響力。在台灣,已有多家企業得到國際B型企業認證,包括致力環保的傅仲法律事務所、王道銀行,以及社會企業「綠藤生機」,後者更是亞洲唯一3年蟬聯「Best For World」世界大獎。 B型企業認證是衛報一系列承諾其中之一,將在媒體的各個層面都成為追求社會永續共好的組織。 衛報集團同時宣布,要在2030年之前達到零碳排放。衛報發表「給讀者的新環境承諾(new environmental pledge to Guardian readers)」, 羅列出衛報將如何加強及擴展環境議題深度報導,讓氣候變遷議題享有最顯著的版面,也會謹慎注意氣候報導時措辭的重要性。 接荥B型企業認證,代表企業將接受一系列的外部評估,各項指標表現必須達到一定水準。指標包括治理與透明度、工作標準、社群影響、環境影響、及消費者影響。目前全世界有三千家認證的B型企業。 衛報集團執行長大衛‧潘塞(David Pemsel)在聲明中指出,衛報是世界最受信賴及肯定的新聞組織之一,全球讀者對我們有極高的期待。轉型B型企業是一個權責相符的重要里程碑。 總編輯Katharine Viner在報導中說,在衛報,我們相信,氣候變遷危機是當今最急迫的議題;衛報會採取行動來擴大我們對環境議題的影響力。今天我們承諾2030零排放,也對衛報目前整體生產過程中的碳排放全盤檢視,評估要怎麼改變,才能達到挑戰目標。 英國B型企業的執行長克里斯‧透納(Chris Turner)說,非常感動衛報集團承諾朝向B型企業,衛報是世界級的品牌,有光榮的傳統及獨立的新聞組織。衛報集團完全符合我們「企業應成為社會共好力量」的主張。...

無言與有趣 台北美術獎2010-2011觀展心得

Category: NEWS
/Posted by:
觀展日期:2012/2/18 無言與有趣 看完2010年台北美術獎只有兩字心得:”無言!”無言不是因為首獎從缺,而是感覺年輕藝術創作能量怎麼與政經社會環境微弱狀態如此相似?懷疑是自己的中年焦慮作祟,也可能與藝術創作趨勢有代溝,也許自己被一九八零年代殘存的社會意識制約了身體感官,偏愛帶有社會批評觀點的藝術創作。 看完2011年的台北美術獎也是兩字心得:有趣! 這年作品不全是小巧俏皮,只是整體感覺,記錄下各作品筆記,純業餘札記。 劉瀚之【翻書機】系列 翻書機 機械裝置 90x50x90cm 聯想起大學時代買的一本書,那是探索人類發展透視技巧的評論「Techniques of the Observer」。2011年台北美術獎首獎給了這件裝置藝術作品,作者用機械式複合裝置物件,比擬人類生活行為與物件關係。我先天對裝置作品沒太多興趣與研究,只覺得翻書機搭道具製作細微用心,將理念轉為裝置小品,不見太多驚喜。 (圖片來源http://news.pchome.com.tw/magazine/cl/artouch_artco/6697/1326124800187290170061.jpg) 朱駿騰【疲倦的沸騰】 十分欣賞這件短小精悍作品,簡單又深刻。重點是留給觀看者,喔,不能說觀看者,留給體驗者難忘的電鍋米香味。那麼近乎平常的蒸飯味,用簡單而有意思的方式接上蒸煮動力巧妙再現。我認為這是歷屆美術獎非常難得的表現方式,可以用『很Cool的Hot』傳達形象。我直覺推測這作品顯然是作者游刃有餘下的牛刀小試,期待未來更精彩大作! (圖片來源http://www.gov.taipei/site/tcg/public/MMO/READ/529_139.JPG) 黃海欣【鳥園】 在本屆都是錄像與裝置為主的得獎者,黃海欣的油畫並不顯得特別單薄,反而是掌握題材與觀察細緻有趣,令人莞爾。 林玉婷【蛋糕房子】 文字解說可以點石成金也可能是閱讀障礙。蛋糕房子不用多說,觀者就可各自解讀,立即得趣。從蛋糕手藝著眼發現蛋糕的無限可能,或從台灣房子群像看到新的饗宴方式。這件作品的所有感受都可用有趣與美好作為小結。對照台灣經濟起飛年代猛建販厝的無知到現代內外產業環境轉型期的無助感,這件作品還真是有美味療癒作用。 (圖片來源http://www.gov.taipei/site/tcg/public/MMO/READ/529_140.JPG) 陳亭君【一個有藍色牆的廚房】 將插畫風格放在立體展間,呈現跨界連結又抽離的異質感。 丁建中【空屋】 近年用光當創作主角竄起的藝術形式,已建立個人成形的方法論,等待更具震撼的輔助展場,交會出大作。 蔡坤霖【伏流】 第一次看到,應該說是聽到這作品,馬上想到龐畢度中心出現在巴黎街頭造成的討論。作者可能不認同這是龐畢度中心的迷你進階室內版,將創作與展出場所的實際建築隱藏管線度對話發聲的想法,卻是有趣創舉,同理,期待更多類似系列解構之作。 許哲瑜【完美嫌疑犯】 近年拿盡國內攝影獎的常客,用錄像重新解析社會真實事件,絕非重複紀實,巧妙在平面與立體媒介之間,灌入觀者腦中一道道全新知覺與視覺的光芒。 劉肇興【巨浪】 正感嘆作品”巨浪”只用LED螢幕放映,可惜了3D技術的衝擊,轉入暗室果然看到用投影機徹底發揮當代視覺技術的極限,突顯出作品”波流”力度。 廖祈羽【Twinkle Series】 用穿戴鮮明古典服裝當主角的攝影 蒲帥成【秘密平面計畫】 文案比作品精彩。 張永達【訊號 流2.0.2】 無評論 鄧兆旻【除非我們夠幸運】 有趣,但只放一台筆電當展出方式,想是考量許多方式後的刻意,難免還是留下一點遺憾,在有趣的點子同時,多一點表現的創意。 鄭婷婷【男女不平等之重男輕女】 不看文字解說,攝影作品有一定份量。可惜借用人口統計理論的批評稍嫌生硬了些。我更期待這些八百張底片絕對就足以發展出Part...

我們不需要寶特瓶綠建築奇蹟

Category: ARTICLE, GREEN DESIGN
/Posted by:
又出現典型為環保而環保的案例,只是這回案例規模頗驚人,一棟房子!  若站在為了突顯保特瓶回收與環保問題而設計這房子,不錯! 若是為了吸引大眾目光焦點,傳達企業對環境的重視,不錯! 若是為了設計開發新的資源回收環保科技,還不錯! 撇開這些不談,若沒規劃好這棟寶特瓶房子蓋好後的回收問題,不妥!(除非已經規劃好未來拆解回收的管道與方式) 自從民間出現追法令漏洞的空瓶工廠(不要懷疑,真的有出現只為了套利而生產空瓶的廠商),加上回收管道的其他問題,環保署放棄了回收寶特瓶空瓶退瓶費政策後,寶特瓶回收率偏低始終是不得不正視的痛。 資源回收弔詭之處,就是當大家都知道資源再利用是種環保作為,太刻意為了資源再利用而再利用,只會亂了原本正常的資源回收產業生態平衡。更重要的是,若某些特定物質再利用之後,無法繼續進入下一個生命週期的回收之旅,可能本來可以增加使用期限而在下個生命周期階段就入土,這個地球將增添永遠難以分解的塊材! 例如:太刻意將原本有機會進入回收產業體系的玻璃(尤其是清玻璃)混入瀝青或連鎖磚等鋪面後,除非有清楚的後續二次回收管道(恐怕沒有),這些原本應該繼續當玻璃的材料,變成無法一輩子無法翻身再利用成為有用的玻璃原料,終與建築廢棄物混成沒有未來的複合廢棄物。 寶特瓶也是一樣,原本寶特瓶被廠商回收後,可以用不同方式繼續進入其它可能降解的PET相關產品生產鏈,若過度加工變成建材後,"混血"過的保特瓶不論變身為結構材或裝修材,若無法輕易二次回收分解,將造成環境二度傷害! (此處不清楚該建材的詳細設計,只能以猜測語氣預警) 寶特瓶建築的再利用思維類似用保特瓶製造衣服的荒謬! 美國朋友曾送我一件寶特瓶衣服,它是用寶特瓶回收製成的纖維絲編織而成,純粹作為環境教育宣導之用。我刻意在某次大學講堂穿上寶特瓶衣服給學生當範例解說,強調衣服可以用各種材料製成,當然也可能用保特瓶回收製成的化學纖維編織衣服,但是,保特瓶若能夠繼續被製造商回收,絕對是比較完美的再利用方式。拿來做成衣服,照理說是不得已的辦法。 若為了宣傳環保理念還可以接受!或是世界上已經沒有更好材料,只能從垃圾堆與寶特瓶中尋寶,這種方式可以接受! 若是為了將每件已經是高分子、複雜分子結構的化學品不斷繼續加工加料,號稱再利用的環保美意,會是更大環境災難。 【參考新聞】台灣奇蹟 全球首座寶特瓶建築 【聯合晚報╱楊美玲/台北】2010.04.07 垃圾變房子!花博遠東環生方舟首度亮相 全世界首座以寶特瓶蓋成的建物,遠東花博流行館環生方舟,為花博唯一民間企業贊助興建與自行營運的展館。 記者林俊良/攝影2010年台北國際花卉博覽會14個展館中,唯一由企業贊助興建的遠東「環生方舟」今首度亮相,為全球第一座寶特瓶蓋成的綠建築。遠東集團董事長徐旭東親自帶領解說,以工程期的建築原貌,讓各界看到這座投注近3億元打造的「環保奇蹟」,並贏得「7項世界第一」,預計可吸引超過百萬人次到館參觀。 上海世博和台北花博是今年最受矚目的兩大國際盛事,徐旭東指出,遠東集團在兩年前,各界一片不景氣中,仍決定投入3億元經費,催生出台北花博唯一由企業贊助興建的遠東「環生方舟」,將於4月22日世界地球日前夕完工,成為全世界第一座「垃圾變房子」,同時也是全世界最輕、會呼吸、可移動的環保奇蹟。 徐旭東指出,台灣每年產生24億個以上的廢棄寶特瓶,但回收再利用的寶特瓶僅占4%,其餘均變成永久不壞的垃圾,嚴重破壞環境。因此兩年前遠東集團透過旗下各個通路,向全台民眾總共回收多達150萬個廢棄寶特瓶,經過清洗、打碎和融化等步驟製成獨特的寶特瓶建材,並採用許多環保和建築新技術,以達到抗風壓和隔熱保溫效果,打造出寫下7項世界第一紀錄的遠東「環生方舟」。 全世界首座以寶特瓶蓋成的遠東花博流行館環生方舟,遠東集團董事長徐旭東(左圖右一)親自前往體驗,設計者黃謙智(右圖中)與其他兩名工程人員跳上結構體,證明結構堅固。 記者林俊良/攝影 徐旭東表示,「環生方舟」從研發到製造,全部100%台灣製造,連研發團隊也全都是台灣人,讓它完全符合可以再回收、循環、再利用的環保精神。他說,未來還可以拆除再重新組裝,移動到世界各地,可說是台北花博中,真正最環保、最有效益的展覽館。 太平洋SOGO百貨董事長黃晴雯對這棟綠建築驚嘆不已,她說,「這是和台灣民眾一起蓋成的房子。」因為所有的寶特瓶建材都是向全台民眾回收再利用,完全達到節能減碳的效果。 【2010/04/07...

行銷環保功夫 不能只讀密笈第一頁

Category: ARTICLE, GREEN CONSUMPTION, GREEN DESIGN
/Posted by:
如同檢討工業園區製造生產的環保問題,生態工業園區的原始構想充滿環保科技與工業生態網路救世的、在既有資本運作的工業生產世界裡,找到產業共生多贏模式。 絕不是幫工業區、科技園區、科學園區這些產業園區開發模式找到漂綠(Green Wash)的卸責名詞! 消費產品的環保爭議亦然。 當前比較清楚的評斷孰綠孰不綠的觀點,多透過產品生命週期的全成本分析,拆解正反方觀點。 一瓶PET飲料的全成本分析,從原料取得與製造端的耗能、耗水、耗原物料,一直到產品設計、越洋越境的運輸里程對環境之衝擊,再到使用與棄置階段的用後即丟,回收體系欠缺商業誘因等階段,有了生命週期分析的觀點,製造廠商可以從產品的不同生命週期對環境階段的衝擊之綜合分析,找到兼具減少成本、增加利潤,同時減少對環境衝擊的策略。但在這個資訊快速流通,各憑本事吸收轉化的社會,若企業只是急於找到包裝環保形象的理論與方法,未能思考理論與方法的但書與不足,過於利用環保之名學得的功夫,可能出現以下後果: 企圖漂綠的飲料製造廠商,若僅積極學得較進步的產品環境管理與分析概念,直接應用在產品廣告,忽略清潔生產的污染”本質”為何,只有自食惡果的臉綠下場!(關鍵在「心態」) 太招搖強調環保的廣告或企業行銷,反被本身的行銷手法害到的案例不勝枚舉,以前舉過福特汽車早年推出休閒車廣告,強調縱橫山野能力(不知這可能等同破壞自然資源的能力)反被愛護山林原野的消費者唾罵,多年後,福特辦了個環保獎,還因此被民間組織諷刺。只是當年福特公司只是策略糟了點,倒還不至於白目刻意強調環保(但是,汽車的製造生產本質,相對其他移動方式,相對不環保)。至於飲料廠商的廣告,強調抽象虛渺的夢幻意境,大家難批評,眾人皆知喝上一瓶偶像代言的飲料,可以想像貼近偶像的心理安慰;喝上一杯註明油切的飲料期待身上肥油自動被切掉,可這些畢竟屬於自的我感性消費選擇,頂多是自己犧牲一點健康或犧牲一點口袋裡的金錢換來心理滿足。 但是,強調喝PET瓶飲料是環保這件事,恐怕不只是自己的事情,這可能間接害了對環境資訊理解不夠充分的消費者,誤以為喝飲料可以幫助環保,間接助長生產本質上就是不夠環保的瓶裝水產品取代自備水壺的生活習慣,變成破壞環境的幫兇!這更顯示飲料行銷部門功夫只學一半,強調製程減少塑膠原料的設計,若是心態上能認知到生產的污染本質是是不得已的、不能說的秘密,該產品若用其他方式強調虛心的誠意,從原料取得與設計階段改善製程,告知最好的消費方式是天然的(如賣飲料者鼓勵大家多帶水壺出門,轉化為媽媽或家人的關心並關心環境等軟訴求),聰明消費者絕對會給廠商拍拍手,但是,若廠商只是學到表面招式,太過強調一招半式功夫就出來闖江湖,恐怕會變成武功小說裡急於出關抄捷徑練功的壞人,沒來得及看完秘笈就開始推出廣告。結果就如只看密笈第一頁:「欲練此功,必先自宮!」忘了翻完最後一頁:「若不自宮,也能成功!」 --------------------------- 廣告誤導 沒有環保包裝水這回事 【聯合報╱記者鄭朝陽/臺北報導】 2010.04.06 05:38...

來士林紙廠看看妹島和世的優雅清亮

Category: ARTICLE, GREEN DESIGN
/Posted by:
士林紙廠SANAA作品模型 2010/3/23 妹島和世(Kazuyo Sejima)非首次來台,她主持的SANAA建築事務所在台北士林紙廠舊址的作品展,喚起我與妹島的隔空連結。 必須坦承未認真研究過妹島所有作品,偶然聚會聽到有容基金會執行長正醞釀找她來台操刀的消息,當下毫不思索回應我敬佩的日本建築師有二:伊東豐雄與妹島和世。 對她倆背景沒細究,這才發現妹島和世在大學時代就在伊東豐雄事務所工作六、七年,這也恰好補足與印證我對妹島作品設計思考的脈絡。 SANAA在ESSEN的作品室內擺設模型 雖說沒認真研究過妹島所有作品,觀展前還大言不慚跟好友說起: "我感覺與妹島的設計理念或作品場所之間有種神秘的連結!?" 好友聽完立即反諷:我現在住在LA,我也感到與法蘭克蓋瑞(註3)有連結!哈! 自認毫不誇飾,不開玩笑的真心話,夾雜了第六感,我真感覺在報章媒體讀到妹島新作品時,腦子會自動梳理出與該作品的連結關係。這該不會是認知心理學說的甚麼效應使然? 依稀記得1992年時第一次看到妹島和世這名字!那時攢了一點錢買下進口的《JA》建築雜誌朝聖一下,當期介紹了妹島設計的【再春館女子宿舍】。實不相瞞,第一印象是這位推測可能是女性建築師的怪異漢字組合名字,當然也承認,女子宿舍這主題,也格外引發好奇心,直想著女子宿舍耶!宿舍還能有甚麼特殊的設計概念嗎? 之後,妹島這名字在我小小腦袋記憶體裡從此消失十多年,再度浮上記憶體的工作渠道時,妹島和世已然是跨越歐美亞洲的建築設計界明星。 飄降在工業遺產與文化地景的新夢想 士林紙廠展出的妹島作品模型中,我對兩個案特別有興趣:德國魯爾區埃森(Essen)礦業同盟(Zollverein)管理與設計學院、還有日本金澤的21世紀當代美術館。原因又是私人對這兩城市的記憶連結:魯爾區埃森是全球工業區再生重要案例,金澤有充滿日本古都氣質秘境感的歷史名城。兩地都是台灣觀光客不熟悉的城市,我卻因緣際會都去過(埃森還不止去過一次)並留下極深刻好印象。遺憾太早到訪,無緣先親身體驗妹島作品。 埃森作為礦業同盟基地的意義,在於以歐洲工業心臟的歷史位置為本,經過地景再造運動,一躍成為魯爾區整合觀光、文化、產業、地景等主題,重新起飛的工業遺產的旅遊資訊中心。台灣企業最近瘋狂報名的紅點設計獎,就是該地區十年區域計劃其中的一個小專案計畫成果。說到操刀空間改造的超級紅牌建築師理查羅傑斯(Richard Rogers),明顯不願太過張揚空間外部形式,悄悄在既有磚紅與焦黑色調的悶重工業歷史空間裡調理出新菜色。也可能是工業文化歷史背景限制,礦業同盟基地多數建築設計都好像被傳統綁住手腳(日本金澤亦然)。妹島和世有幸以全新設計案落腳在UNESCO登錄的世界文化遺產基地,也承受更大期待壓力。新作外牆用清水混凝土素材,外型則回應基地內眾多舊工廠的方矩形,大量錯落的挑空與開口變成唯一最能發揮的焦點。套用MoMA館長的形容詞,該作品在傳統工業空間中,迸發出爵士般的優雅。 至於金澤案,要從旅行說起... 懂得到金澤的旅人,好比在名店如雲的巴黎香榭大道漫步,懂得從容轉身溜入巷內熟客方知的質感小店,然後,滿懷微笑,自在轉身離去。1990年代末,沒去過京都的我卻可拜訪有小京都之稱的文化名城金澤,這可是被留日的親友羨慕不已。日本領土大,連日本國人都難以瀏覽境內名景,能至京都已是人生大滿足,可是,若對日本人說:我到過金澤!那可是更加顯示更不凡的文化品味!也帶有一種全球觀光客都知京都,內行人才知金澤古都秘境魅力的意味。只是,若我說造訪金澤僅是業務考察日本主題遊樂園設施規劃設計,順道拜訪北陸線的玻璃美術館與金澤,這過於坦白說詞,恐怕會令親友猛搥心肝。 到金澤不能不逛兼六園,鄰近的石川縣立美術館也要納入參訪清單,收藏九谷燒、色繪雉香爐等國寶及漆器等傳統工藝品的館舍,用我的說詞是:展品太古典而沒有任何花俏的現代空間設計元素。金澤各式茶屋、小店與旅館,滿是和藹的古典傳統,而妹島設計的金澤美術館設計概念,遙遙呼應這個對歷史與人文精神有極高位階的城市,用一種尊重不同族群與市民接近美術館的方式,起伏變幻的緩坡與俏皮的創意,在近來其他建築師也採用手法中,妹島與西城組成的SANAA事務所,似乎將功能與形式做到幾乎合一的夢想境界。 細膩整合見真章 妹島作品以細膩見長,我們還可從三個建築設計常見挑戰中看出整合功力: 一、現代建築工業對結構系統的反省與創新; 二、與敷地環境的對話方式; 三、對人文或弱勢議題(如無障礙空間)的處理手法。 長久以來,眾人無不期待見到這三大概念體系的表現。歷年在不同機構或設計者的喜好或高遠目標之下,這三個主軸可能分別在不同地域文化色彩開展多樣花朵,但最高明的設計作品,絕不應該只是肩負過多的設計載道任務!高呼結構系統革命、關懷生態環境、或尊重弱勢族群等設計理念固然重要,功力好的設計者一如大藝術家,能將理念與手法用形而上的抽象語言,轉化為使用者或觀看者能夠消化接收的形式語言,直接體現在作品可感知的具象經驗。妹島作品宣傳語所用的透明感是個貼切形容詞,輕巧與明亮元素,完全不需要多說甚麼,卻已整合上述三大功能體系的創新。換句話說,高明的設計作品,與高明的藝術作品一樣,不用說太多冠冕堂皇的理論與訴求,參觀者可直接感受到作者要說的話!妹島一些成熟作品就可輕易看到這些特質。 妹島不僅承襲前老闆伊東豐雄突破樑柱與承重兩大結構系統,發展出與環境充分對話的開口與自由版與細柱,也多少受科比意的流動空間啟發,只是這些最後都吸收成為妹島的獨特語彙---善用優雅明亮與透明感,營造出隨光影彈性變化的趣味。 SANAA創作展@士林紙廠 最後,無可避免,在男性優勢的建築設計專業圈子,女性建築師妹島容易被拿來與天后札哈哈迪(Zaha Hadid)相比較。在解構風興盛時以風火雷電般的氣勢席捲全球目光,札哈的速寫描繪出流線亮麗交錯的空間群,幾乎以帶有強勢的極速感征服業主與世人眼光。同樣是自由曲線,妹島作品之溫潤如東方現代慢慢飄動的微風,顯得份外親切。 藉開幕酒會得以先參觀作品模型,妹島這次展出模型的完整度落差頗大,一些個案量體超大,缺乏基地環境說明的建築模型,少數有坡地的基地模型可看出附近環境,多數只有素色量體(或加上室內家具擺設),若非事先對個案有些瞭解,可能看來無趣。如紐約新當代藝術館,觀眾沒見過周圍街道環境樣貌,可能會當場被幾個大積木堆疊打昏在現場。比較綜合的印象來源,可能要借助投影機播放的視訊,方能理解走在金澤美術館的緩坡地坪上的場所感。 在心情悶壞了的夏日午後,來士林紙廠走走,看看變身的荒廢廠房,看看妹島的作品,在忙亂的生活裡失去靜心的人們,當可體會日光穿透與微風輕拂的輕快愉悅。 上週在展場提到妹島拿到建築普立茲是遲早的事,或許只需再等一兩個作品加分。這說法隱含指出我認為妹島的部分展出作品可能因為名氣出現之後,只是小設計或邀展,沒能關照較全面而成熟的作品,僅是形式重複運用。不料到了週日(3/28)竟真的聽到建築普立茲頒給SANAA,等於肯定我預測遲早會得獎的妹島(與西澤立衛)。暫當展場的士林紙廠快拆了(可能還會有世界新聞攝影展),有空來去士林走走,看看甚麼是現代的優雅清亮空間吧~ 【註1】 本文草稿寫於2010/3/23,兩日後參加開幕酒會看了模型,五日後妹島獲建築普立茲克獎。本文修正預測得獎字眼重新潤稿。 【註2】妹島和世(Kazuyo Sejima)作品實景照片可參考 http://album.blog.yam.com/sejima2007 【註3】法蘭克蓋瑞Frank O. Gehry是知名建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