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栖枫林民宿 图片来源太湖源镇

[China]浙江民宿和農家樂發展要「經濟」更要「生態」

Category: GREEN CONSUMPTION, NEWS
/Posted by:
2019-3-30 00:02:42 浙江民宿和農家樂發展要「經濟」更要「生態」 2019年03月29日 22:28:33 來源: 浙江在線 作者: 浙江在線記者 閔玲艷 【摘要】 3月29日,十二屆省政協第八次民生協商論壇召開,論壇以 「促進民宿和農家樂健康規範發展」為主體進行研討。近年來,浙江省的鄉村旅遊迎來了發展的「春天」,民宿、農家樂儼然成為了浙江休閒產業發展中不可小覷的角色,它們是如何克服「成長的煩惱」的?又該如何穩步邁進?   浙江在線杭州3月29日訊(浙江在線記者 閔玲艷)在台州市仙居縣淡竹鄉,流行著一種特殊的貨幣叫做「綠幣」,入住當地民宿的遊客,會領取到一張「綠色生活清單」,也是「綠幣」的統計表:住宿時參與垃圾分類,可領取「綠幣」2元;退房時把垃圾清理帶走,是5元……這些「綠幣」,在淡竹鄉所有的民宿都是通用的,貫穿在遊客的食、住、行、娛里,這僅僅是浙江民宿的一個代表縮影。 3月29日,十二屆省政協第八次民生協商論壇召開,論壇以 「促進民宿和農家樂健康規範發展」為主體進行研討。近年來,浙江省的鄉村旅遊迎來了發展的「春天」,民宿、農家樂儼然成為了浙江休閒產業發展中不可小覷的角色,它們是如何克服「成長的煩惱」的?又該如何穩步邁進? 民宿和農家樂發展有多重要? 今年首次民生協商論壇聚焦 十二屆省政協第八次民生協商論壇,也是今年的首次民生協商論壇,就將目光聚焦在了民宿和農家樂的發展。在會議前期,浙江省政協帶領農村委及相關界別委員、專家,組成3個調研小組,深入全省各地調研,召開有關部門和民宿、農家樂業主等座談會13個,並通過網上調查、問卷等形式,廣泛瞭解情況。 省政協調研民宿和農家樂 2018、2019年連續兩年中央一號文件都把發展鄉村民宿作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重要內容,已成為農民和村級集體經濟「雙增收」的「新引擎」,浙江省也始終把民宿和農家樂作為我省建設美麗鄉村和大花園的重要載體。2019年3月,「浙江政協·網上議政廳」正式上線,首期就聚焦本次民生協商論壇,形成網上網下聯動,共同探討促進民宿和農家樂健康規範發展。  提出「新要求」達到「新目標」 民宿和農家要這樣樂克服成長煩惱 近年來,浙江民宿和農家樂結出累累碩果。成績斐然的同時也存在著一些問題。 自2011年起步,德清民宿走出了一條以「裸心谷」等為代表的高端民宿業態發展之路,但隨著莫乾山周邊民宿越來越多,德清民宿的發展遭遇瓶頸。在論壇上,德清的莫梵民宿主人沈蔣榮就提出,目前民宿存在價格惡性競爭;「莫乾山居圖」創始人及德清縣政協委員朱錦東在會上提出的「規模設置問題」,他表示經營多棟民宿受限於總建築面積不超過800平方米的規定。 莫乾山莫梵民宿 圖片來源莫梵民宿公眾號 提出問題是為瞭解決問題。未來民宿和農家樂發展該向何處去?當前面對高質量推進鄉村振興示範省建設和市場消費升級的新變化,要促進民宿和農家樂健康規範發展,必須全面落實新時代「千萬工程」和美麗浙江建設升級的「新要求」,全面融入我省鄉村振興戰略規劃,將民宿和農家樂打造成為鄉村振興的標桿、農旅融合的載體、富民強村的手段、城鄉融合的紐帶、農耕文化的賡續。 「綠」色行動撬動民宿變革 要「經濟」更要「生態」! 太湖源鎮是浙江農家樂最早的發源地之一,村落景區的打造,讓指南村成為了網紅的「紅葉」民宿村。在論壇現場,雲棲楓林民宿業主羅雲妍通過連線鏡頭向大家展示了她的民宿,清新的院落、廢物利用組建的傢具裝飾,處處都體現著綠色環保的理念。 雲棲楓林民宿 圖片來源太湖源鎮 而在仙居的淡竹鄉,用民宿環保行動換取的「綠色貨幣」也格外受到遊客的歡迎。 民宿和農家樂,是當前農村裡最活躍的新業態,既是一項鄉村產業,也是一項民生事業。不僅僅是淡竹鄉和指南村,生態環境是各地民宿和農家樂賴以生存的第一要素。「綠色」行動正在處處撬動著民宿和農家樂的變革。今後,要進一步鼓勵民宿和農家樂從業者走綠色環保之路,做到人文、自然景觀、環境資源有機結合,重視污水治理、垃圾分類收集和綜合利用,促進綠色消費,實現發展民宿和農家樂與保障生態的「雙贏」。 此次省政協舉辦的民生協商論壇,將目光聚焦在了文化和旅遊產業中的民宿和農家樂,這足以證明浙江省的民宿、農家樂產業發展走出了深山,走到了更多人的面前。通過調研、會議、學習、聯絡等形式,更好地聽取民聲、匯聚民意,集思廣益、群策群力,讓更多的基層聲音加入到創建過程中來,讓遊客也成為創建「議員」,克服民宿、農家樂發展中的「成長煩惱」,走出新的美麗徵程。 責任編輯: 周舸 標籤:...

[China]河北峰峰礦區實現資源枯竭型城區生態轉型

Category: NEWS, News_Asia亞洲新聞
/Posted by:
resource- http://news.sina.com.cn/c/2017-12-20/doc-ifyptfcn2545110.shtml 河北峰峰礦區實現資源枯竭型城區生態轉型   採煤塌陷區變身生態公園。 胡高雷攝   響堂水鎮一角。 王健方攝 河北省邯鄲市峰峰礦區是有著百年礦業開採歷史的資源型城區,然而,隨著礦產資源的枯竭,城市經濟深受影響,同時城市環境也因礦業的多年發展而遭到破壞。經過多方考察論證,礦區決策者利用磁州窯及響堂山等歷史文化遺產,將礦區發展為全域旅遊城區   今年年初,河北邯鄲市召開第二屆旅遊產業發展大會,大會組委會對全市近20個縣區進行重點篩查之後,確定將會址安排在該市峰峰礦區。   消息傳開後,市民紛紛提出疑問:「有沒有搞錯啊,把一個展現生態優勢的旅遊發展大會放到一個以煤炭生產起家的資源枯竭型礦區,這不是給自己找難堪嗎?」   然而,當大會在今年10月如期召開時,人們驚奇地發現,峰峰已不是舊時的模樣,而是以全域旅遊城區的嶄新姿態出現在人們面前。 塌陷地變身大公園   峰峰將建設花園型城區作為轉型抓手,在採煤塌陷地上建起一座生態公園 城市要轉型,基礎是關鍵。   峰峰是有著百年礦業開採歷史的資源型城區,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國家在這裡相繼建設了煤炭、鋼鐵、建材、陶瓷等產業體系,其中僅主焦煤開採就達5億多噸,形成了有30多萬人口的礦業城區。   然而,隨著礦產資源的枯竭,採掘業逐漸蕭條,城市經濟深受影響。同時由於多年來採礦業的發展,給這裡的生態環境帶來了嚴重的負面影響。   如何改變這種面貌?礦區決策者用好國家給予的資源枯竭型礦區政策,堅決貫徹金山銀山就是綠水青山的發展理念,利用磁州窯及響堂山等歷史文化遺產,改善生態環境,做大休閒旅遊產業。   該區將建設花園型城區作為抓手,力求以城區轉型促進產業轉型。在採訪中,峰峰礦區區長陳珍禮告訴記者,峰峰礦區地下可謂巷道遍布,採煤過後的大面積土地塌陷,導致緊鄰城市的北部區域成為垃圾遍地、蚊蠅滋生的污水坑。能不能採取強力措施改善環境,將塌陷地變成大公園?峰峰啓用上百台機械在城市北部十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擺開了戰場。塌陷地經過清淤變成了景觀湖,沼澤地經過淨水植葦修整變成了生態濕地,棄地棄坡經過修整種樹變成了生態林,其間建設了一些拱橋樓閣進行點綴,一座生態公園橫空出世。   這座佔地600余畝的清泉公園在今年10月1日正式開園,在這裡散步的老礦工李明成感慨地對記者說:「我在峰峰工作生活了70餘年,一直盼望有一個能夠健體休閒的場所,沒想到卻盼來了一座大公園,我們這些老礦工別提多高興了。」   峰峰礦區區委書記牛穎建告訴記者,他們盡可能拆除一些違章和老舊建築,將其改造成城市綠地,並加緊建設醫院、學校、商城等公共服務設施,峰峰的面貌有了脫胎換骨的變化,為生態旅遊城區建設打下了堅實基礎。 採石場變身花果山   在原有的採石場上建設集生態園林、旅遊休閒觀光等為一體的景區綜合開發項目 產業要轉型,生態是關鍵。   「以前,挖煤和採石能快速致富是峰峰礦區人的共識。」陳珍禮說。   「採煤、採石最瘋狂的年代,整個礦區差不多有近1000家小煤礦和百餘家採石場,一大批‘煤老闆’‘石老闆’靠著豐富的資源賺取了大把利潤。」曾經的「煤老闆」溫如意向記者介紹。   溫如意當年在一眾「煤老闆」中率先由挖煤轉到煉焦,近些年他又走上了發展綠色產業的道路。   在身邊人的反對和質疑中,溫如意成立了河北峰峰眾怡農業生態有限公司,並承包了5萬畝荒山——這片區域曾經聚集了一個煤礦和兩個採石場。溫如意的藍圖是,通過實施礦山地質環境治理與修復,綠化荒山,發展現代農業,建成集生態園林、鄉土風情、農牧文化體驗、旅遊休閒觀光為一體的景區綜合開發項目,實現生態建設、產業發展、農民致富的多贏。   從2012年投入幾千萬元引水上山開始綠化,到最困難的時候不但挖煤時掙的家底都「砸」進去,還在銀行有幾千萬元貸款。如今,遊客絡繹不絕地來到這片花與果、樹與葉的世界,這裡一派生機勃勃的景象。   寒冬時節,各種利好消息也紛至沓來。「在政府的幫助下,吃住行游購娛等旅遊配套設施僅用半年時間就全部到位,一些投資公司正主動和企業接觸,謀劃項目合作。」溫如意說。   陳珍禮說,通過努力,要把峰峰所有採石場都變成「花果山」,雖然目前還沒到全面收穫的時節,但發展綠色農業給周圍群眾帶來的生態效益、社會效益等已經顯現。 臭水溝變身新景點   圍繞滏陽河打造集合「古街、水街、美食街」元素的響堂水鎮,如今已成為當地旅遊新地標 旅遊要發展,宜游是關鍵。   半年前,如果說峰峰礦區能成為旅遊景區,恐怕沒人相信。現在,10月份接待180萬遊客的數據讓人嘆服。從「礦區」到「景區」的蛻變是如何完成的?   「轉型就要轉徹底。」牛穎建說,峰峰礦區坐擁響堂石窟和磁州窯兩大古蹟,還是滏陽河的發源地,發展旅遊業大有可為。正是有這樣的眼界和魄力,才有了響堂山風景區、響堂水鎮、張家樓風景區等一批極具特色的旅遊景點。   響堂水鎮位於滏陽河穿村而過的峰峰礦區東和村,這裡早在明、清時期已成為冀南大地「商賈重鎮」,不過在開發之前這段滏陽河已成了臭水溝,兩側的房屋也基本人去樓空。   圍繞滏陽河打造響堂水鎮的規劃甫一公開,不少人發出質疑:「在遠離城區的一條臭水溝上投資一個億發展旅遊,沒開玩笑吧?」   「我們前前後後到袁家村、馬嵬驛、太行水鎮、古北水鎮等地考察了十餘次,設計規劃也先後論證修改了幾十次才著手實施。」談起當時在眾人的質疑聲中上馬響堂水鎮項目,牛穎建很自信,因為他意識到這裡是北方地區少有的兼具山、水、文化等要素資源的旅遊寶地。   從今年3月份開始建設,僅用半年時間,集合「古街、水街、美食街」元素的響堂水鎮就建成投入運營,響堂水鎮迅速成為峰峰旅遊新地標。   「礦山變青山、濁水變綠水、礦區變景區。」牛穎建說:「峰峰礦區通過生態修復、發展文旅進行生態轉型,不單是因為這裡有豐富的旅遊資源需要開發、走到枯竭邊緣的資源型產業需要轉型,更重要的原因是這裡有53萬嚮往美好生活的人民,他們有權利享受良好的生態和舒適的生活。」(經濟日報記者 雷漢發 通訊員...

高跟鞋教堂的人潮與文化對決

Category: ARTICLE
/Posted by:
嘉義布袋港區的高跟鞋教堂以石破天驚的造型設計噱頭,在猴年春節前引發正反兩派爭議。關鍵不脫是否有符合在地文化背景?是否符合永續發展?景觀是否突兀?在地經濟是否需要用如此直接方式刺激觀光旅遊? 我先說自己的立場,不願意為形而上的文化美學與永不永續的定義批評此案。與其批評,我更期待在當前亂世的價值與專業不受尊重的現實環境下,即使是形式操作與地方發展等都算是高度專業,我在不清楚所有參與人員的初衷與想法之前,實在沒資格評論,只能約略分享從過去類似爭議中得到的經驗啟示。 以參考新聞中的記者採訪高跟鞋業主,透露出有趣觀察重點: 業主(風景區管理處)反問建築師:這樣設計,遊客會來嗎? 建築師受法律保障,簽證獲利豐,可是民眾把焦點擺在建物造型時,建築師更大任務是負責整合所有相關材料、機電設備、環保、構造、結構等系統。位於嘉義布袋港區的高跟鞋教堂爭議,也點出建築師是否有能力用建築設計手段作為土地開發企劃與行銷經營策略? 這不會有正反兩種答案,存乎一心吧。大多建築師只是執行單純的專業技術服務,建設公司等大業主說什麼,除了大腕建築師,其餘多只能默默照單點頭,偶爾要說點建議突顯還是有專業。可是要求建築師幫忙作市場調查、目標客層分析、經營策略與財務機制,這就只能依賴業主佛心來的,自求多福。多數設計案成敗都必根據設計師與業主與關鍵利益相關者的互動良莠,除非遇到天才型、橫空出世的建築師或業主,主導走向互利共生的康莊大道,不然,所有的案例大都是相互學習的過程。 學習?我付錢給你,竟然是給你學習? 業主若聽到這心底的真話,也是考驗修養。 而這高跟鞋教堂的業主風管處,比較不一樣地是踩踏了建築專業界不能說的許多祕密,也打了教授專家與開口閉口談台灣文化的媒體與網路意見一巴掌。 「顧客導向,不是學者導向!」 風管處用灰姑娘的水晶玻璃鞋與烏腳病這麼明白傳達寓意,外界可以說不倫不類或沒有地方文化脈絡,也可以說創意十足。這案例不正是反映所有偏鄉地區面對經濟與環境、文化發展時共同的困擾?要麵包或面子?要噱頭或饅頭?你理解的文化是不是我的文化?你的文化可以當飯吃嗎?嘉義布袋地區會因為高跟鞋多了鄰近攤販商機,可能很難因為高跟鞋而翻轉養蚵或農漁產業結構,風景管理處也不過是公部門裡主管觀光的小主管機關,真的要扭轉經濟,要管觀光的機關跨門戶擔起重任,如同要建築師提出市場與開發分析,有點沈重。看透了衙門與市場現實,我倒比較持正面態度觀看這高跟鞋教堂案例,若業主真有心,自然會有改善的後續方案。 我深深以為網路酸民批評愈多,反而更增加各方探訪意願。 啥麼?那東西真的很難吃嗎? 我們改天買來吃看看! 專家學者的話是給需要聽、想要聽的人聽的! 愈多美學魔人與專家學者扛出高深理論分析,只是用另一種方式幫高跟鞋教堂打廣告。 兩者不衝突,不用太緊張因為此案而拉低民眾的美學素養。或許應該說:認真的業主最美! 我沒參與這案,只是間接讀了網路新聞報導,當初就直接聯想到上世紀美國建築批評家范裘利(Robert Venturi)當年引發的誇張造型建築物的後現代理論爭議,鴨子造型也可以是建築設計?其實,沒聽過范裘利的理論宣言也可理解高跟鞋教堂的用意。 這個沒了價值與標準的亂世,與其等待專家學者助陣,不如先來個群眾募「資」! 資訊的資,論述的資。 等待更多精采的論述幫忙支持高跟鞋教堂與反對的說法,然後,可預見的是: 論述前,必須先走一趟,看看這難得兩極評價的奇葩地點,至少,猴年春節假期有了新景點。 回應高跟鞋教堂爭議 ...